女职工部:关于女职工劳动保护工作的调查与思考
信息来源:办公室   发布日期:2010/4/13  

为深入了解全市女职工合法权益和特殊利益保障情况,我们采取召开座谈会、问卷访谈和实地考察等方式进行了专题调查。

一、全市女职工劳动保护基本状况

(一)全市企业女职工劳动保护现状

调查统计,全市90%的企业负责人对女职工特殊利益的保护意识正在逐步增强,对国家有关女职工特殊利益方面的政策法规有一定了解,比较重视女职工的生理特点,未安排女职工禁忌的劳动岗位,没有违反女职工“四期”保护的现象发生,基本能尊重女职工的政治地位。90%的单位能够每一到两年组织一次女职工妇科病的查治,办理生育保险,有条件的单位为女职工购买《女职工重大特殊疾病保险》。2008年全市参保女职工达3.2万人,为22名患妇科癌症的女职工办理了理赔,赔付金额22万元。

男女平等同工同酬执行情况。调查表明,98%的女职工认为企业在男女同工同酬方面执行情况良好,无同工不同酬现象;73.3%的女职工反映在招工、提干时没有性别规定限制;74.9%的女职工反映自己的工资收入与男职工一样,较好地落实了妇女权益的有关内容;68.8%的女职工反映没有因结婚、怀孕、生育、哺乳等原因变动工作,没有遭到辞退、解聘或转为待聘人员的现象。

女职工禁忌劳动执行情况。从调查总体情况来看,《女职工禁忌劳动规定》的执行情况良好,98%以上的单位能遵守不安排女职工从事四级劳动、井下作业、有毒有害工作,以及一切不适合妇女经期承担的高空、低温、冷水和三级强劳工作。

女职工的孕、产期保护情况。94.8%的怀孕女职工能够定期进行产前检查,83.4%的女职工产前检查计入劳动时间,62.4%的女职工反映对怀孕28周以上的女职工申请休假获准后,按规定享受本人原工资的75%的休假工资(事业单位执行的是100%的工资);82.2%的女职工反映孕、产期能享受90天带薪产假;73%的女职工反映婴儿满周岁前单位按规定每天给予两次哺乳时间;97.8%的女职工在哺乳期没有被安排上夜班或延长劳动时间。31.2%的女职工哺乳期满后回单位上班,因企业保留原岗位有困难而导致岗位发生变动。

女职工健康检查情况。被调查企业中,每一至二年定期妇科检查的占81.5%。其中每年检查一次的占11%,两年检查一次的占70.5%79%的女职工反映单位按月发放卫生费或物品。

(二)非公企业女职工劳动保护现状

据调查分析,全市非公有制企业女职工劳动保护状况大致分为三种类型:一是女职工劳动保护状况较好的,这类企业约占35.3%。主要为原国有企业转制的非公有制企业,由于这部分企业的经营者对国家关于保障女职工权益的法律法规比较了解,女职工有较强的自我保护意识,企业改制后继续沿用了国有企业好的做法,与女职工全部签订了劳动合同,开展了平等协商,依法签订了保护女职工权益的专项集体合同,结合实际出台了女职工经期、孕期、产期、哺乳期等一系列保护女职工合法权益和特殊利益的措施和办法。被调查的93家非公有制企业都能做到对怀孕28周以上女职工调整适宜的工作,每天给予一定工间休息时间,不安排加班或从事夜班劳动。二是女职工劳动保护状况一般的,这类企业约占63%。这部分企业经营者对保障女职工权益的法律法规有一定的了解,也能为女职工办一些实事,企业与部分女职工签订了劳动合同、办理了养老保险。凡是不涉及现金支出的,如:不安排女职工从事有毒有害、高温低冷工作、怀孕女工不安排上夜班等落实的比较好;涉及企业拿钱的权益,经营者会打些折扣,打政策的“擦边球”。三是女职工劳动保护状况较差的,这类企业约占1.7%。这部分非公企业多为规模小、流动频繁、女职工少的企业,这类企业的经营者不太关注女职工的身体健康和合法权益,生产环境劳动条件比较差,没有具体的劳动保护措施和办法,女职工有时超时工作加班,女职工生理特殊情况下也难以享受照顾、休假或减少劳动量等待遇。有些女职工自我维权意识不强,不了解国家关于女职工劳动保护的有关法规,对婚假、产假的具体规定,对签不签女职工专项集体合同事宜,对合同中有关女职工权益保障等内容并不太在意,认为无所谓,这些女职工多为农民工、临时用工。

二、制约女职工劳动保护工作难落实的主要原因

(一)社会环境因素。法制不健全,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现象依然存在。2008年下半年以来,受国际金融危机冲击,部分企业不同程度地受到影响,生产经营面临一定困难,出现女职工待岗、下岗及女农民工“回流”现象。政府相关部门和工会为城镇职工就业再就业做了大量工作,但对如何保护职工特别是女职工的权益强调不够。另外,对保护女职工的合法权益缺乏舆论监督。对部分企业不执行国家的法律法规的现象和行为,见怪不怪,习以为常,很少有人去谴责,使不执行国家法规的老板感受不到舆论的压力,我行我素。

(二)经营者素质因素。从调查反映的情况分析,在目前的状况下,女职工劳动保护规定能否真正落实,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经营者的素质。一方面不少非公企业尤其是小企业的经营者缺乏社会责任感,在用工上有意避开女职工的生育期,常以短期劳动合同规避承担女职工生育成本。另一方面由于工作强度大,很多女职工从优生优育考虑,怀了孩子都自动选择放弃工作。在工资分配上,纺织、服装等行业大多采用计件制,有些女职工为完成定额不得不超时劳动。女职工劳动保护规定的条款在这类企业很难得到落实。

(三)工会的监督因素。随着工会组建力度加大,工会对非公企业实现了全覆盖。但是如何在这类企业贯彻《女职工劳动保护规定》和《湖北省女职工劳动保护规定》,维护好女职工的合法权益和特殊利益还是需要研究的课题。少数非公企业的工会干部、女职工干部担心丢岗位,不敢如实反映女职工的真实情况。 

(四)女职工的自我保护因素。非公有制企业的女职工大多数来自农村,文化水平较低、法律意识不强,缺乏自我保护能力。特别是流动性大的餐饮、服务行业的女职工不愿办保险,主要是办社会保险除了企业交纳外,职工个人也要配套交纳,跨地域不能续转,因而认为还不如将企业交保险的钱发给自已合算。有的女职工担心提出“特殊保护”会使自已在职业竞争中处于劣势,为了保住一份来之不易的工作,“自愿”放弃保护。如怀孕女职工产前检查按规定应视作上班,哺乳期女职工每天有两次共一小时的哺乳时间,非公企业的女工干部反映,即使企业有规定,可以算作工作时间,但女职工一般都是利用业余时间进行产前检查或哺乳,很少有女职工在上班时间进行产前检查和哺乳的。

三、加强女职工劳动保护工作的思考和建议

(一)推动生育成本社会化。企业女职工的特殊性,在于其不仅是物质财富的生产者,而且还是人类自身的生产者。人类的发展进步,与女性的生育密切相关,由此生育不仅仅是家庭、女职工个人和企业的责任,也应是社会的责任。既然生育是社会责任,那么生育成本应当由社会承担。目前的法规,事实上造成企业用女工越多,负担越重,直接影响着企业的经济效益。随着生育保险制度的建立完善,逐步实行生育费用由国家负担,必然会有效降低就业的性别差异,改变女职工多的企业负担过重的不合理情况,使企业平等参与市场竞争,从源头上保证女性就业更为顺利,方可实实在在维护女职工劳动保护权利。

(二)建立健全维护女职工合法权益机制。要进一步完善乡镇(街道)、社区(村)和工会组织网络,最大限度地把女职工、女农民工组织到工会中来,依法签订保护女职工特殊权益专项集体合同。工会联合相关部门对女职工特殊权益条款的履行情况定期进行监督检查,工会在协调劳动关系以及签订劳动合同和集体合同工作中,完善和调整女职工特殊权益保护的条款。各级工会女职工组织要进一步提高女职工的自身素质,引导女职工知法、懂法和守法,依靠法律武器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三)加强女职工劳动保护工作的执法检查。首先工会、妇联、劳动等部门要联手加大对相关法律法规的宣传贯彻力度,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形成有利于女职工保护维权环境。人大、政协、工会、妇联及劳动保障等相关部门尤其要加大对《湖北省女职工保护规定》落实情况的视察、监督检查和执法检查力度,把企业执行女职工保护政策作为劳动执法的一项重要内容,规范企业用工行为,督促企业守法,保障女职工的合法权益。同时强化社会保障职能,督促企业为职工按时足额缴纳“五险”,为女职工劳动保护各项政策的落实解决后顾之忧,为切实维护女职工合法权益和特殊利益起推动作用。